呂梁新聞網首頁  > 人物

“北溟老酒”清冽 滋潤廉吏“一清到底”

“天下廉吏第一”于成龍與“北溟老酒”(下)

□ 閆衛星

2018年09月12日 09:38:44 來源:呂梁新聞網 編輯:蔡曉霞





“清”之本意為水的純凈透明,不含雜質,其所代表的狀態,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被中華民族意識到了。若以“清”來形容人格,表達的是古往今來一種完美的理想人格;以“清”來形容酒性,展現的是亙古至今一種至臻至美的品味和品格境界。隨著人們生活和文化水平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醫學家指出,人類要想實現健康長壽,須做到“兩清”,即“飲食上的清淡”和“做人上的清正”。而哲學家則指出,人類必須回到“清”字當頭的本源上來,才能解決肉體和心靈上的迷茫與困惑。十年前,“北大醉俠”孔慶東為汾酒題詞:“其潤也慢,其入也深,其力也綿,其性也仁”,在他看來,這不僅是一種酒的特性,也是一種中華品格。今年已111歲的酒界泰斗秦含章老先生對汾酒“清字當頭、一清到底”也做過極大的推崇和贊譽,是完全基于對“科學與技藝”的判斷。在對待汾酒的“清”字上,他與孔慶東可謂“一文一理競清流”。秦老對汾酒情有獨鐘,他向大家推薦“汾酒純凈”,是基于對汾酒工藝的深刻了解和汾酒品質的高度信任。那究竟是汾酒的“清”成就了廉吏,還是廉吏印證著汾酒的清,已經很難說得清了,但二者在“清”字上表現的一致性,確實是十分的一致。作為汾酒系列酒代表的“北溟老酒”“清端酒”,自然是清香白酒里的上品。

1661年,45歲的于成龍以“候補知縣”的身份,到北京參加吏部掣簽,抽中了“下下簽”,被分配到剛剛納入清朝版圖的廣西省。赴任離家在即,在來堡村的千年古衛矛樹前,于成龍面對送行的母親兒子和眾多鄉親,囑咐他的長子:“廷翼我兒,我做官在外不管你,你治家在里莫想我。”而傳說他的養母李氏知于成龍好酒,在他的行囊里特意帶了一大壇上好的陳年杏花村老白汾酒。

羅城雖是蠻荒之地,但有詩有汾酒,于成龍便不覺得在外做官清苦了。在羅城時,一個人在異鄉生活,著實讓他感到深深的寂寞。每晚,他必飲一壺汾酒。帶的汾酒喝完,只能喝當地的四文錢一壺的普通燒酒。手頭錢緊的時候,每天就只喝半壺,細水長流地稍解他內心的思鄉之情。于成龍的年俸不多,有時還要做點善事,捐助窮人,最后弄得連買酒的錢也沒有了。于是就去勉強戒酒,戒了酒又睡不著覺,那就寫詩吧:

一夜一壺酒,床頭已乏錢。

強欲禁酤我,通宵竟不眠。

這首詩也是我們看到的于成龍在出仕后第一次與酒難以割舍的記載。2014年,筆者隨方山縣于成龍廉政文化研究會領導赴廣西羅城收集于成龍史料時,見到了一種名叫“于成龍野生毛葡萄酒”的當地特產,據羅城當地文史研究者介紹說,就是于成龍用山西的汾酒釀造技藝,改良當地的釀酒方法,結合那里野外的野葡萄資源,生產的一種酒。

史料上還記載了在羅城的另外一段詩酒生活,于成龍愛喝酒,尤其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就會乘這個時間段喝上兩盅。晚上飲酒時,不用下酒菜,連筷子也不用。拿出一本唐詩,一邊念,一邊喝。有時不念詩,自己拿紙筆寫詩,邊寫邊喝。有時候,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命運、故鄉、親人、朋友,忍不住悲從中來,就一邊哭一邊喝,喝到嘴里的,不知道是酒還是淚。這里引一首《粵西九日》,是于公任職羅城時于重陽節寫的:

冷落荒城又一秋,每逢佳節轉添愁。

黃茅嶂遠今猶古,白發風凄嘆復羞。

菊瘦懶看空淚落,雁回遙望暮云收。

閉門卻厭登高去,醉里心魂到故丘。

再到往后于公任職四川合州,據傳他喝了我們呂梁汾陽特產汾酒,那也是一身正氣,斷然拒絕了重慶府知府的不合理攤派。初到合州,郡守按舊例下帖,讓合州送魚。于成龍很不以為然,說:“民脂膏竭矣,無憐而問者,顧反乃樂魚,且安所得魚乎?”他不但不送魚,反而書陳合州荒蕪困苦狀況。知府知于公清正,不僅不要魚,而且依他所請,免掉了相關攤派。

于成龍不僅僅是一個好的地方官,他還是“靠酒”抓強盜和審理案件的高手。康熙8年(公元1669年),于成龍調任湖廣黃州府(今湖北黃州市)同知(知府的副手),駐扎在叫歧亭的地方。歧亭多“盜”,嚴重影響了地方治安和居民正常生活,多任地方官都沒有辦法。于成龍上任之后,還沒開衙辦公呢,就扮作乞丐,混入盜賊巢穴,與他們舉杯痛飲,很快打成了一片。回到衙門后,派人把盜賊頭子找來。盜賊頭子一見他,瞠目結舌,趕忙伏地請罪。此外,于成龍與潛伏在衙門擔任捕快的盜匪保護傘湯卷斗酒的傳奇至今在黃岡(原湖北黃州)地區盛傳。捕役湯卷嗜酒如命,行動詭秘,于成龍招其至座前笑著說:“本府別于他好,只是貪杯無量,可惜無酒友對酌。聞爾酒量甚大,何不結為酒友,同飲共醉!”湯卷受寵若驚,欣然從命。酒過三巡后湯卷心花怒放。于懲龍乘著酒興說:“本府深知精明強干,心誠厚實,系捕盜能手,望爾竭力協助本府,日后定當提攜。”湯卷連連稱諾。起初湯卷心懷戒備,飲酒不肯過量,后見于成龍坦然貪酒,漸漸消除了戒備,每次趙飲都酩酊大醉。一日,于成龍乘醉問湯卷盜事,湯卷推說竭力捕盜,但未捕得一名。湯卷離開府衙后,走到一家酒店。于成龍微服尾隨,跟到酒店,正好聽見湯卷與一伙來路不明的人炫耀自己如何被于二府賜酒賜食,并說于二府天天捕盜,尚不知盜名在他囊中。第二天,于成龍又與湯卷飲酒,湯卷大醉,竟然說出某夜強奸某女,某日搶劫某人,并說出許多盜賊平日次搶淫殺等事。于成龍聽后說:“本府知爾囊中有盜者名冊,可否呈本府一閱?”湯卷矢口否認。于成龍命衙役搜身,果然見到歧亭盜犯名冊。于公以酒治盜的消息一傳出去,其他強盜只好逃得遠遠的,不敢在歧亭逗留游蕩,短短幾個月,歧亭的強盜就絕跡了。他處理案件的時候,鐵面無私,秉公善斷,排解過許多地方上發生的重大疑案懸案,即便是即將處死的惡盜,上路前仍要賜其清酒,老百姓稱他為“于青天”。

在湖北,史料上還記載了巡撫張朝珍評價于成龍的一段話,原話是:“人謂我不當用醉漢,今竟何如?”說的是于成龍因武昌造橋失職被朝廷免官,人生際遇和思鄉情愫交集,難免每日以酒消愁,彼時,三藩之亂風起云涌,天地滾雷陣陣,在吳三桂凌厲的攻勢下,貴州、湖南望風披靡。同時吳三桂派許多湖北籍部將,特封官“札書”回籍策反,制造暴亂。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黃州麻城縣發現“偽札”,知縣即以“通賊”罪名大肆濫捕,搞得人人自危。接受了“副將偽禮”的該縣曹家河人劉君孚父子乘機聯絡東山一帶山寨發動暴亂。于成龍在當地很有影響,革職的酗酒的他被巡撫點名出來收拾局面,遭到總督和巡撫衙門一些官員的質疑:“就是每天喝的醉醺醺的那個免職老漢?他能行?”在許多官員質疑的眼光中,于成龍以“招撫”為方針,查清事件原委后,發出安民告示,使絕大多數協從百姓歸家,事態很快趨于緩和。隨后,他又冒生命危險只身進入首先發難的劉君孚山寨中說服劉及300槍手(獵戶)。10天之內,一場動亂順利平息,這就是后人津津樂道的“單騎招撫”的故事。八月,于成龍被復職調任黃州知府,第二次暴亂又接踵而至。其時,潛入的奸細乘黃州府空虛,聯絡當地豪紳紛紛起事,“高山大潮,烽火相望”,聲勢與范圍大大超過前次。面對險惡的形勢,于成龍清醒地認識到黃州府的重要性,他力排眾議,制訂了決不放棄黃州、組織鄉勇相機主動進剿的策略。調集各鄉鄉勇數千人在東山黃土坳一帶,與數量上占優勢的暴亂分子展開激戰。在他的指揮下,尤其是他身先士卒,危急關頭置生死于度外,使戰斗獲得全勝,當場擒獲暴亂首領何士榮,后又乘勝平定了其余叛亂。二十余天內又取得平亂的勝利,于是,巡撫張朝珍便十分贊許地說出來那段盛贊于成龍的話,他的所作所為也受到湖廣總督蔡毓榮的高度褒獎。

在黃州,于成龍還留下了一首與酒相關題為《赤壁懷古》的律詩,表達了他以酒懷古的悠悠情思,全文為:

赤壁臨江渚,黃泥鎖暮云。

至今傳二賦,不復說三分。

名士惟諸葛,英雄獨使君。

今朝懷古地,把酒對斜曛。

在黃州,據記載于成龍與酒的交集還出現在當地的《宋賢祠碑引》中:“歲時伏臘,豆雞壺酒,奠飲于季常先生墓側。”歲時是指一年四季,伏臘是指伏日和臘日。此處意思是說四季時節更換之時,于成龍帶領當地士子祭祀季常先生。

之后,于成龍升任湖廣下江陸道道員再遷福建按察使,仍然留下了與酒相伴的不朽人生詩篇,由我國戲劇泰斗、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尚長榮先生主演的《廉吏于成龍》,就是講述的于公為重審被冤枉的百姓,與康親王為民斗酒的佳話。當時,清廷為了對付臺灣鄭氏的抗清勢力,實行了“海禁”政策,沿海漁民為了生計,出海捕魚,稍有不慎,往往會加以“通海”罪名,投入大獄,受株連遭冤枉者也不乏其人。于成龍到任后不久,仔細閱覽舊日案宗,認真剖析“通海通賊”兩案對福建百姓帶來的嚴重后果,不禁憂心忡忡。戰事繁多,頻頻征兵,征役繁重,漁民不得操業,田園荒蕪,怨聲載道,民不聊生。前任官員草菅人命,造成了令人發指的“通海通賊”冤假錯案,使上萬平民鋃鐺入獄,判秋后問斬的也有數千之眾。牢獄一時間人滿為患,百姓叫苦不迭。

重審“通海通賊”兩案,于成龍深知非同小可,得罪前任臬臺有量刑過重、草菅人命之嫌自不必說,必須得到駐節福州的康親王杰書支持。于是,到了康王官邸,遞上手本,康王也是嗜酒之人,以酒與于公周旋,最終于公斗酒獲勝,被批準復查案件,既沒讓真兇真犯逃脫法網,也不讓無辜百姓含冤負屈,傳說釋放無辜百姓達1000多人。

于成龍特簡直隸巡撫時,康熙皇帝在北京,亦早知廉吏所嗜惟有薄酒。當雄縣陛見時,特賜御用乳酒,以表君臣之情。后于公總督兩江,政務繁劇,晝夜操勞,竟無暇夜飲,為一生戒酒之時,不久即仙逝矣。

把酒臨風

懷念清官于成龍

斯人已逝,但他與酒,特別是他的“清端”和汾酒的“清正”交相輝映而造就的“北溟老酒”“清端酒”,成為廉吏故里百姓口口相傳的故事。北溟酒業公司總經理楊斌斌先生說,于成龍每日飲酒,常不用酒菜,不用筷子,或以唐宋詩文為佐,或酒后揮筆狂書,自稱“北溟酒徒”。《于清端公政書》中云:“半鴨于公過夜錢,五厘酒價何處拈?”就是表現的于公之清廉。于成龍故鄉之北溟酒、清端酒,清純綿厚,回味悠長,古法工藝,流傳至今,一直為人喜愛,被于成龍廉政文化園定為接待專用酒。而方山縣于成龍廉政文化園負責人、于成龍文化研究專家高林清先生則稱,打開歷史的畫卷,早在兩漢時期,大武就是西出陜甘寧、北上內蒙古、東達京津冀、南到鄂豫皖的交通要道,成為東西經濟文化交流的樞紐,是古代商貿的重要驛站。據明嘉靖26年(公元1547年)《觀音樓記》碑載:州治大武鎮,北通嵐樂,西連臨州,南接離石,達于吉隰。此地自古以來就是商賈云集之地,以“經行大武”聞名于晉西北。高林清說,在于成龍清端公生活的明清時期,大武商業貿易達到鼎盛,商賈云集,店鋪林立,一街燈火,晝夜輝煌,流傳有“駝鈴陣陣響、客商日夜忙”的詩句。特殊的地理位置催生了繁榮的商業,特別是釀酒業馳名天下。

大武景榮源釀酒坊自唐朝貞觀元年立灶開鍋,所釀酒品深受當地群眾歡迎,曾多次改革釀酒方法,歷久愈發顯示出獨特的風味。據考證,明末清初時期該酒坊由于成龍家族接管,更名為“同和涌”酒坊,近日,筆者在于成龍廉政文化園采風時,見到了一塊古老的牌匾,聽高林清先生講解說,“涌”為古代酒坊范稱,意為“同和”的酒坊,類如“同仁堂”的藥鋪,此匾額于家后人于演懷捐贈,存于文化園展覽館,匾漆以真金,是當時于家酒坊的金字招牌。到了1929年,“同和涌”釀酒坊演變為“萬興號”合資酒坊,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八路軍一二O師賀龍所部接管景榮源釀酒坊,美酒佳釀用于慰勞抗日將士。1953年該酒坊移交榆次地區,改稱山西省地方國營大武酒廠,此即“北溟老酒”“清端酒”的歷史淵源。楊斌斌先生講,現在文化園主推的兩種酒“北溟老酒”“清端酒”延續了于家酒坊“同和涌”的品質,北溟是于公的字,出于紀念他,清端則意為清廉正直,而歷史上唯一被譽為“古今廉吏第一”。

“天下廉吏第一”的于成龍逝后被康熙皇帝追謚為“清端”,意思是說于公位列清廉的首端。“北溟老酒”“清端酒”秉承景榮源千年文化和技術的沉淀,和汾酒一脈相承,是我國“清香型”白酒的代表,酒冠名為“清端酒”,既有紀念于公之意,更寓意它是清香型白酒里口感最好、品質位于首端的好酒。

現居京都的學者陳冰先生曾在他的作品《北溟有于,于公有酒》中這樣寫到:“中國酒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讀懂于成龍,就讀懂了北溟酒,讀懂于公的思想,就讀懂了北溟酒的品格與精神,讀懂于成龍的哲理與藝術,也就讀懂了北溟酒里滄桑歲月陳釀里獨特的人生氣質。”

今天,各位讀者朋友在位于廉吏出生生活地來堡村的于成龍廉政文化園,亦可把酒臨風,品嘗園區推薦的“北溟老酒”“清端酒”,或公式望中國道教發源地北武當山,或遠眺被譽為中華民族脊梁的“骨脊山”(史載“大禹治水始于此”),品酒論道,你不由就會產生一種厚重的歷史滄桑感,因為,這杯酒里,融進了廉吏第一于公和于氏家族數百年來傳承的不論是做酒還是做人的“一清到底”。

网上赚钱日结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