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梁新聞網首頁  > 熱點新聞

從“有學上”到“上好學”:鄉村教育的“山鄉巨變”

□ 新華社記者

2019年09月11日 09:47:47 編輯:

9月2日是開學報到的日子。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的141名孩子早早來到學校,不一會兒,瑯瑯讀書聲就在這個偏遠山鄉響起來了。

“學校變漂亮了!”六年級的郎宇彤說。

新學期,同學們驚奇地發現,原先的水泥運動場地鋪上了塑膠跑道,孩子們有了自己的足球場、籃球場,還有了嶄新的宿舍和多功能活動室。

中益鄉小學的變化是我國鄉村教育“山鄉巨變”的縮影。黨的十八大以來,貧困地區義務教育學校辦學條件顯著改善,許多農村學校成為當地最美麗的一道風景線。除了農村義務教育寄宿生生活補助、免費營養午餐等普惠政策陸續落地,鄉村學校教育質量也在穩步提升,讓農村孩子從“有學上”到“上好學”。

路之變:“懸崖村”天梯飛架,上學路變平坦

“要下山去上學啦!”一大早,12歲的某色小林就從被窩里爬起來了。即將升入六年級的她靦腆一笑,眼睛彎成了月牙。

某色小林的家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全村163戶村民分散居住在海拔680米到1500多米的高山上,包括某色小林家在內的幾十戶村民住在山頂,進出村要攀爬垂直落差達800米的峭壁。過去,17段懸掛在山崖的藤梯就是通往外界的“路”,村里的孩子只能由父母背著或在腰間拴一條“安全繩”牽著上下山。

這個被稱為“懸崖村”的大涼山小村莊深受習近平總書記牽掛。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說,曾在電視上看到有關涼山州“懸崖村”的報道,特別是看著村民們的出行狀態,感到很揪心。

2016年底,州、縣兩級財政籌措100萬元資金,一條由6000多根鋼管搭建而成的2556級鋼梯盤山而起。如今,孩子們去上學要走的正是這條路。

上午7點半,某色小林背著早已收拾好的書包,和父親、哥哥妹妹一起出發去山腳下的勒爾村小學。從山頂走幾百米相對平緩的土路,就來到兩段高度一百多米的鋼梯,鋼梯臺階由兩根至三根鋼管組成,間距約10厘米,兩旁焊接了扶手。站在懸空的鋼梯上低頭望去,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懸崖。記者手腳并用,一步步小心踩著鋼管緩緩而下,背著書包的某色小林卻是敏捷輕快:“像走樓梯,踩上去踏實,不擔心踩在小石子上滑倒了,速度也比以前快多了。”

昭覺縣支爾莫鄉黨委書記阿吾木牛告訴記者,有關方面正在打造“懸崖村—古里大峽谷”景區,計劃未來一兩年建成通往“懸崖村”的纜車,免費對村民開放。不久的將來,這條“空中天梯”將使孩子們的上學路更加平坦。

校之變:水泥運動場地鋪上了塑膠跑道 有的教室安裝了多媒體設備

剛剛過去的夏天,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校長譚順祥忙得停不下來,兩個月的暑假只休息了不到兩天,“學校在改擴建,實在是走不開。”

石柱縣中益鄉地處武陵山區,山高溝深、土地貧瘠,是重慶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輾轉3個多小時抵達中益鄉小學。

譚順祥回憶,習近平總書記對同學們的學習生活情況非常關心,詢問了學校寄宿情況,還專門走進食堂,察看食譜、操作間和儲藏間,了解貧困學生餐費補貼和食品安全衛生情況。習近平總書記還指出,“兩不愁三保障”,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義務教育要有保障。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

在扶貧配套資金支持下,中益鄉小學啟動改擴建工程,原先的水泥運動場地鋪上了塑膠跑道,孩子們有了自己的足球場、籃球場。能容納80名學生寄宿的宿舍樓暑期剛剛完工,新建的多功能教室也即將投用,孩子們的學習、生活條件大為改善。為了讓孩子們開學就能用上這些新教室、新宿舍,全校22名老師早就提前返校,搬運家具、打掃衛生,做好開學準備工作。

同樣的變化也發生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12歲小學生某色小林就讀的勒爾村小學。

“5年前,學校剛從山頂搬下來時,老師上課還是一塊黑板、一支粉筆、一本教科書。”校長吉克伍達說,如今5層高的白色教學樓里每間教室都安裝有多媒體設備、電扇、飲水機,還開通了網絡教室,與縣城優質小學實現了遠程在線教學。學校食堂也正在改擴建,學生上學不用花一分錢,每天能吃到兩頓肉。這對當地多以玉米、土豆為食的家庭來說,意義重大。

來自教育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8年,中央財政累計安排營養改善計劃膳食補助資金1248億元,并安排300億元專項資金,重點支持試點地區學校食堂建設。截至目前,全國共有29個省份1631個縣實施了營養改善計劃,受益學生達3700多萬人。

師之變:師資力量發生大變化,有的學校不乏省、市級教學能手

“教育很重要,革命老區、貧困地區抓發展在根上還是要把教育抓好,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延安楊家嶺福州希望小學的教師們至今還記得,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學校時的殷切囑托。

如今4年多過去,楊家嶺福州希望小學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學校的教學樓由3層增加到5層,還新增了書法室、美術室、音樂室、舞蹈室、合唱教室,學術報告廳、少隊部等多功能部室,教室的水泥地面鋪上了防滑地膠。教室里的多媒體投影儀換成了電子白板等現代化教學設備,老師可以在上面隨意寫字、畫圖、并能隨時連接互聯網調閱教學資料,學生的學習環境大大改善。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師資力量發生巨大變化,學校教職工從2015年的20名壯大到40名,其中不乏省、市級教學能手和區級學科帶頭人。

硬件要有變化,軟件也要有提升。37歲的張燕是語文老師,已有18年教齡,去年5月,她被學校派到南京市長江路小學跟崗學習一周。“去優秀的學校跟崗學習比聽一些教育講座來得更快,效率最高。如重點章節怎么處理,如何跟孩子有效溝通,我們學習完吸收后,在教學中優先使用。”培訓歸來,張燕與教研組的其他老師分享學習心得,還把學到的方法運用到自己的教學中。

近年來,楊家嶺福州希望小學與北京市朝陽區芳草地小學、廣州市花都區駿威小學、福州市鼓樓區第二中心小學、南京市長江路小學等建立了教育合作結對機制,定期互派教師和學生進行交流學習。學校還和結對幫扶學校的教學能手建立了師徒關系。即使“師傅”調離原來的學校,幫扶也從來沒有間斷過。

提高鄉村教育質量,鄉村教師就要多“走出去”。新學期伊始,中益鄉小學的“95后”全科教師唐大鵬被派到位于重慶主城的南坪實驗小學跟崗學習,他說,希望能學到城里小學的教學方法,回來后再教給山里的孩子們。(執筆記者:李勇、柯高陽,參與采寫:胡浩、吳曉穎、梁愛平)

新華社重慶9月3日電

网上赚钱日结工资